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科研之窗 > 正文
科研之窗

监利县回应媒体质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

  中国青年报和中青在线登载了《湖北监利县数千万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流向不明》一文。31日,监利县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谭华山表示,经湖北省、荆州市有关部门调查认定,“监利县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流向十分清楚”。谭华山并就有关问题作出详细回复:一、关于数千万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资金流向不明的问题读者只要仔细阅读中青网这篇文章,会发现该文已对我县数千万元的义务教育学校公用经费资金流向已经作出了完整的说明,只是作者在引用“县教育局关于2008年义务教育学校公用经费分配方案的函”中的内容时,分别把它零散地分布在四个段落中,作不同的引述。把引述的几段话汇集起来,其意思是“监利县教育局编制的‘分配方案函’中,该县2008年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总额为7099万元。”“按学生人数196457人分配63602670元”后,“还有7387330元的剩余资金。”对于剩余资金的分配,一是“向薄弱学校倾斜164万元。”二是对于其他“剩余公用经费 5747330元,按照公办学校学生人数190711人,生均分配30元。”接近小学每年每生300元初中每年每生500元的国家标准。由此可见,全县公用经费的分配方式是非常清楚,资金流向也非常明确,不存在数千万元资金流向不明的问题。
  
  12月10日至12月22日,省教育厅、省财政厅和市有关部门的同志在我县进行调查,一致认为,国家拨付我县的义务教育公用经费程序规范、使用适当,没有挪用克扣公用经费的现象。
  
  中青报记者从不同的角度讲述2008年的公用经费分配方式后,接着写道,“而记者从黄艳琳处了解到的情况是,位于农村乡镇的毛市中学得到的公用经费补助资金是按该校实际在读学生人数计算的,只有30多万元,也没有得到所谓的倾斜支持。”这段文字内容却说的是2009年的公用经费分配问题,与前面陈述的2008年公用经费分配情况无关。这样陈述的效果恰好给读者一个“财政局、教育局给学校作了公用经费倾斜安排,而学校却没有得到倾斜资金”的错误印象。
  
  二、关于“省财政厅显示补助资金多,学校实际拿到的钱少”
  
  文中写道:记者从湖北省财政厅网站“农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分级拨付表”(以下简称“分级拨付表”)中查阅到,2009年4月份湖北省财政厅拨付给监利县4274万元的补助资金,其中毛市镇得到监利县拨付131万元。该“分级拨付表”显示,监利县毛市中学的学生人数为1921人,拨付金额为53万元。
  
  实际情况是,2009年学校公用经费以2008年教育事业统计年报学生数为依据分配。今年省分四次拨付公用经费资金,其中上半年分两次拨付。我县学校公用经费也分四次下拨,拨付的方式是前三次依据去年分配的比例预拨,第四次待省下达全年公用经费指标后,由教育局、财政局两家拿出分配方案送县政府审批后执行。
  
  上半年省财政厅拨付我县学校公用经费4274万元为全年金额的一半,其中数据显示预拨给毛市中学53万元。由于2009年毛市中学按学生人数应得到的公用经费资金计划数不到60万元,因此,上半年学校财务核算点核准毛市中学使用公用经费资金30多万元是在按预算执行,不存在少拨。上期剩下的资金已于下学期初安排给该校使用,不存在“省财政厅显示补助资金多,学校实际拿到的钱少”等问题。
  
  需要说明的是,该文援引的省财政厅网站显示的毛市中学人数是2008年的资金分配人数,即2006年统计上报学生人数,并不是2009年分配公用经费的人数。
  
  福田中学上半年的资金拨付办法及标准,与毛市中学情况完全一样。
  
  三、关于“官方解释:补助资金是按2004年的在校人数统计发放的”问题从2007年起,省按2004年学生人数拨付学校公用经费,学生基数一直未变。由于我县计划生育政策落实而自然减员的原因,近几年学生人数逐年减少,因此,按现在的学生人数分配公用经费后会多出一部分公用经费。
  
  近三年来,我县学校公用经费分配的方式是,每年按上年度的学生数与省下达的生平标准分配到校,多余的公用经费由县保障办提出向薄弱学校倾斜的分配方案,送县政府批准后执行,所有公用经费一分不截留、不挪用,全部拨付给学校使用。
  
  四、关于“官方表示剩余经费向薄弱学校倾斜,校方称连刷墙的钱都是教职工垫付的”问题关于毛市中学黄校长向记者反映,“学校2009年只得到了按学生人数计算的30多万元,粉刷墙体的钱由教职工垫付。”“知情人反映福田中学只得到公用经费10多万元”。
  
  实际情况是,至2009年12月,全县学校公用经费分配方案已经出台,毛市中学全年公用经费分配数为64.9万元,其中按2008年教育事业统计学生数1076人乘以500元/生年标准计53.8万元,向薄弱学校倾斜资金11.1万元。同样,福田中学2009年全年分配的公用经费资金为50.6万元,其中按2008年统计学生数798人乘以500/生年标准计39.9万元,向薄弱学校倾斜资金10.7万元。目前,所有资金均已拨付到财务核算点账户,安排给学校使用。据黄校长回忆,他没有说过“刷墙的钱都是教职工垫付的”,其本意是想反映学校办学的艰难,要国家继续增加投入,要媒体呼吁社会关心学校的生存和发展,并不是向记者反映上级克扣、挪用了公用经费资金。
  
  我们认为,要搞清楚全县学校公用经费资金分配流向,一定要以监利县义务教育学校公用经费分配方案上的数字为依据,以学校账目上的到账资金为准绳,才能全面、客观、真实地反映情况,道听途说的信息只会误导读者。
  
  还需要说明的是,记者采访当天,县教育局负责管理财务资料的总会计兼统计工作的同志的确休假不在家,这是有证可查的。这些资料既然能到财政局查到,县教育局拒绝提供又有何意义呢?
  
  总之,这次田记者采访我县相关部门和学校,他们还是做了该做的工作,给予了配合,尽管田记者没有出示记者证。希望今后采访者和被采访者今后要做到互相沟通、互相理解,才不至于发生误解。